温馨提示:本站小说源自于互联网,您可以网上搜索【天唐锦绣】前往源网站进行阅读。

第747章 针锋相对

上一章    ←  章节列表  →    下一章

只不过他这话一说出口,便听到御书房内响起数声冷笑,一时间,大臣们尽皆翻个白眼,鄙视之情尽显无遗。

拜托,您房二嚣张跋扈横行霸道的时候,何曾知晓自己阅历不足、才疏学浅?

您可是牛得很呐!

整个长安城,甚至整个大唐帝国,除去陛下之外还有谁被你放在眼里,予以尊敬过?

假话人人都说,无论官场还是民间都得讲究个人情世故,真话往往得罪人。可如同你这般睁着眼睛说瞎话,那可就无耻透顶了……

被大家这么嘲笑,房俊自己也觉得有些尴尬。

不过还好他脸皮厚,眯着眼干笑两声,又说道:“陛下英明神武,必然早有合适之人选,又何须吾等予以参详呢?无论是谁,陛下只管乾纲独断就好,微臣无有不遵,绝无异议。”

大臣们都服气了。

论起溜须拍马、阿谀奉承,纵然是一干混迹官场半辈子的老油条,也都在房俊面前甘拜下风。

能够将谄媚之辞说得这般清新自然,的确有佞臣之潜质,自叹弗如啊……

李二陛下心里还恼火着房俊呢,自然不会吃下这记马屁,瞪了房俊一眼,训斥道:“朕岂是那等独裁之君?自朕御极以来,集思广益、从谏如流,但凡是有见地的意见,自然予以采纳。诸位爱卿莫要理会这厮,有什么想法但说无妨,只要合情合理,朕必然予以思量。”

大家本来还在嘲笑房俊拍马屁不要脸,听着李二陛下训斥他还有些幸灾乐祸,可是这话他听着听着,就觉得有些不对味儿了。

和着陛下还真有属意之人选呐?

得咧,人家房俊“高风亮节”刚刚表示了唯陛下马首是瞻,咱们虽然自珍羽毛说不出那等阿谀逢迎的话语,可是总不能在人家拍马屁的时候,自己却“忠言直谏”,无视陛下从而推举自己的人吧?

那可就不是刚正秉直了,而是缺心眼儿……

大臣们面面相觑,最终宋国公萧瑀道:“陛下圣明烛照,若是有属意之人,可告知臣等,大家一起商议,若是并无不妥之处,可当即下旨擢升任命,亦好今早做好准备,替大军旗开得胜,斩获一个好兆头。”

所谓的“一起商议”,不过是转圜之语罢了,使得自己这些人不至于那么“毫无主见”“奉迎上意”,只要李二陛下提出人选,大抵是不会有人吃饱了撑的没眼色的予以反驳的。

李二陛下忍不住郁闷了一下。

他是真的想要就先锋的人选仔细商量一番,毕竟先锋之责任重大,胜败之间极大的影响了大军的士气,不可轻忽任命。

可是被房俊这个一搅合,怎么反倒成了自己打算“乾纲独断”“一意孤行”?

咱也不是那样的人啊!

“从谏如流”那可是当初坐上皇位的第一天便曾立下的誓言,无论何时何地都谨守不忘,否则如何能够忍受魏徵那厮的吹毛求疵长达十余年的时间?

这个混账棒槌,迟早将老子的一世英名都给毁了……

不过房俊到底也是朝中重臣,又是自己的女婿,再怎么惩罚那也算是家事,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伤了他的颜面,暂且不与其计较。

“诸位爱卿助朕治理江山多年,都是朕之肱骨,倚为心腹,有什么想法但请直言无妨。”

李二陛下面容肃穆,神态亲和,必须将自己“善于纳谏”的属性尽可能的表露出来。

不懂纳谏,如何算得上一代明君?

大臣们一听,原来陛下当真胸怀广阔、从谏如流啊……

相互看了看,长孙无忌开口道:“陛下,老臣以为,营州都督周道务适合担任大军之先锋。周道务忠良之后,将门虎子,本身又是陛下之女婿,且坐镇幽营二州数年,熟知当地之地形,当为不二之人选。”

他觉得自己的举荐合情合理。

周道务本身之实力毋庸置疑,出身更是忠良将门,自幼便被李二陛下养育在宫中,成年之后方才放出宫去,加官晋爵委以重任,又将自己的闺女临川公主下嫁,倍受宠信。

至于其关陇子弟的身份……那又如何?

只要没有别人比周道务更适合,那么李二陛下若是予以反对,便会使得周道务心里扎下一根刺,所有的忠诚都将有所动摇,更会使得皇族内部产生裂痕……

李绩等人纷纷默然,不置可否。

这已经涉及到了皇族内部的利益分配,外人不能掺和,长孙无忌敢提议,大家却没那个胆子予以置评。

然后就在大家还在心里琢磨的时候,李二陛下已经蹙眉道:“周道务阅历不足、才疏学浅,岂能因为是忠良之后、当朝驸马,便委以重任呢?此议不妥。”

长孙无忌:“……”

众大臣:“……”

说好的“从谏如流”呢?

说好的“善于纳谏”呢?

你刚刚说的话,一转脸的功夫就自己咽回去了,您自己不觉得尴尬么吗?

更何况,什么“阅历不足,才疏学浅”,这不是刚才房俊那厮自谦之言么?以此言来搪塞长孙无忌之提议,未免有些对周道务不公允。同样都是当朝驸马,固然您更喜爱房俊一些,可是这般区别对待,当真有些不公平……

当然,这话也只能在心里想想,万万不能说出口的。

长孙无忌并未因为李二陛下的断然拒绝而有所退缩,沉声说道:“陛下之言,老臣不敢苟同。周道务固然年轻,可是满朝勋臣,哪一个又不是从年轻的时候走过来的呢?若是不委以重任、予以信赖,那么便永远也不能成长起来独当一面。况且,越国公当初不也是年少轻狂、恣意妄为,陛下依旧对其委以重任、信赖有加,这才造就了越国公屡立殊勋,成为国之柱石,可见对于年轻人还是应当大胆任用,才能将其栽培成才,还请陛下三思。”

放眼朝堂,敢于这般同李二陛下说话之人,不超过两个。

一个是魏徵,另一个便是长孙无忌。

前者凭借的是一心为公、刚正秉直,后者则是凭借这些年为李二陛下立下的无数功勋。

即便是这些年遭受打压,长孙无忌也从不会在李二陛下面前唯唯诺诺、战战兢兢,因为他深知李二陛下之为人,在他面前你若是不够分量、不够理由,就算将头磕破,也休想换取半点怜悯与转圜,反之,只要你能够拿得出正当理由,就可以理直气壮。

举荐周道务,自然是正当理由。

正如他所言那些有点一般,周道务其实是一个非常合适的先锋人选。

然而李二陛下自然不肯答允下来,单单一个关陇子弟的名份,就注定在李二陛下心里不可能受到重用,至少是在关陇的联盟彻底崩塌之前……

当然,长孙无忌这般咄咄逼人的态度,也令李二陛下恼火之余,感到有些棘手。

说到底,周道务是他的女婿,更是功勋之后,自己强硬的拒绝,会引发宗室内部的混乱,会有人说他心有成见,不能一视同仁。

所以继续反驳长孙无忌不仅有失君王之威仪,更会引发宗室之矛盾,便抬手拈起茶杯,看了房俊一眼,然后低头饮茶,对长孙无忌的话语充耳不闻。

房俊登时心领神会……

给皇帝当刀子,那可是房俊最爱干的活儿。

当即便挺了挺腰,慢悠悠说道:“赵国公之言,下官不敢苟同。人与人是不同的,岂能一概而论呢?有些人予以栽培,则会在将来收获一个人才;而有些人你付出了信任和心血,却有可能招致反噬。陛下对下官委以重任,下官无以为报,自然披肝沥胆、向死而生,为陛下建立殊勋;而令郎亦被陛下委以重任,甚至将其放在身边言传身教,结果却换来无耻之背叛……所以,人与人是不同的,赵国公之言大谬特缪,根本毫无道理。”


上一章    ←  章节列表  →    下一章
温馨提示:本站小说源自于互联网,您可以网上搜索【天唐锦绣】前往源网站进行阅读。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