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馨提示:本站小说源自于互联网,您可以网上搜索【天唐锦绣】前往源网站进行阅读。

第1468章 难以取舍

上一章    ←  章节列表  →    下一章

大雨如注,神龙殿内灯火通明。

李二陛下一袭常服,负手立在敞开的窗前,任凭雨水偶尔被风裹挟着打在身上,沾湿了衣袍,就这么痴痴的望着雨幕纷纷,英武方正的面孔上满是疲惫忧伤,以及难以掩饰的愤怒!

身后的李君羡束手而立,瞧瞧的咽了口唾沫,大气都不敢出。

他不知道自己的擅作主张是否会得到皇帝的谅解与赞同,但是身为臣子却又不能不这么做,否则若是任由王敬齐遭受酷刑将所有事情公之于众,即是将陛下陷入两难之地……

良久,李二陛下方才长长吐出一口浊气,转过身来,缓缓踱步到书案之后,坐在椅子上,注视着书案之上摊开的奏章。

“王敬齐畏罪自裁……呵呵。”

李二陛下唇角挑起一抹讥笑的笑容,眼神里却是无尽的落寞与悲痛。

身为皇帝,又如何看不出这其中所隐藏的内情?

王敬齐是不得不“自裁”,否则整个太原王氏便将被冠以“通敌叛国”之罪名,就算李二陛下有所忌惮未必便能按照叛国罪对其夷灭三族,单单是这个名声,便是太原王氏不能背负的。

传承几百年的簪缨世族若是背负这样一个罪名,便如同从高高的远端跌落尘埃,遭受最惨痛的打击。有唐一朝必将面临朝野上下的打击,被国人所厌恶抛弃,再也别想恢复元气。

然而若是仅仅因为维护王家的根基前程,李君羡又岂会任由其“自裁”?

既然李君羡可以让王敬齐在他面前自裁,那么必然有着不得不如此为之的理由。李君羡不会在乎太原王氏会否背负一个叛国之名,能够让他如此大胆的原因只有一个……

李二陛下抬起双眸,注视着李君羡,淡然说道:“这件事办的不错,就到此为止吧。”

他认同了李君羡的判断,这件事不能再追究下去了,否则若是挖出了王家背后的人……他都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处置了。

“喏。”

“王敬齐固然事先并不知情乃是为人所蛊惑哄骗,但叛国之事实已成,将其子女发配琼州,终生不得回京。至于幽州袁氏……”李二陛下眼中厉色闪现,恨声道:“目无法纪、私通外国,一群乱臣贼子,人人得而诛之!即刻下旨幽州刺史,着令其将幽州袁氏满门抄斩,夷灭三族!”

“喏!”

“去吧!”

望着李君羡的背影消失在大殿门口,李二陛下依旧坐在原处,然如石雕一般久久不动一下。

相比于愤怒,心里更多的却是失望与痛苦……

他如何看不出将粮食贩卖给高句丽人的用意?

皇帝御驾亲征,必然留守太子监国,而一旦东正大军被粮草充足的高句丽拖住,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不可避免,届时空虚的长安在关陇集团的把持之下,发生什么变故都是有可能的……

一想到此,李二陛下便忍不住心中狠狠的抽痛。

他不愿恶意的去揣测那个自己一手养大的儿子,可除此之外他又实在想不出将粮食贩卖给高句丽的理由。

亦或许……这只是儿子身边的那些人自作主张?

窗外大雨倾盆,李二陛下满心痛楚,即便向来杀伐果断的他,此刻亦不得不陷入纠结犹豫之中,不知应当如何处置……

遥望九嵕山的方向,暗夜之中连一丝轮廓也不见,李二陛下却仿佛见到那个秀外慧中的妻子音容笑貌宛在眼前,不禁喃喃自语:“观音婢,你给朕生了几个好儿子啊……要朕怎么办呢?”

*****

“水退了!水退了!”

不知是谁扯着嗓子喊了一声,紧接着,大堤之上欢声雷动!

房俊正与程咬金商讨兵卒们分批次轮流抢险的细节,闻言精神一振,抬头便见到窦知礼和林若芾小跑过来。

“水退了?”房俊问道。

“退了!退了!”林若芾指了指脚下:“房侍郎您看看,水退了!”

虽然率领兵卒民夫们堵住了一处又一处的缺口,但是暴涨的河水早已漫过大堤,人们都是在浅水当中踩着泥泞奔走。现在脚下依然泥泞,但是那浅浅的漫过大堤的河水已然不见踪影。

房俊一直跟程咬金说话,却是并未注意这一点……

既然水位下降,便说明洪峰已经过去,虽然不知是否后续还会有洪峰到来,起码眼下大堤是安全的。

房俊依旧不乐观:“不要大意,趁着现在水位下降,赶紧带人将大堤巡视一遍,有险情的地方及早发现、及早补救,危险尚未远离,军心不可涣散,否则若是再有一波洪水涌来,那可就要坏了大事!”

窦知礼和林若芾心中一紧,知道自己是因为水位下降而导致紧绷的心弦骤然放松,却没有意识到危险远远未曾退去,赶紧正色应了,反身大声招呼人手巡视大堤。

程咬金很欣赏房俊的严谨作风,点头赞道:“居安思危,二郎的确有大将之风。”

谁知房俊刚刚在窦知礼等人面前满面忧色一再叮嘱勿要大意,这会儿等到诸人走远,却顿时喜笑颜开,差一点手舞足蹈,大喜道:“天可怜见,泾阳保住了,你我的功劳也到手了!哈哈哈,既能拯救泾阳百姓于倒悬,又能博取功勋于危难,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开心的事情?”

程咬金一脸黑线,无奈道:“你这人……还真是人前一套人后一套!”

房俊连连摇头,否认道:“您这话可不对,什么叫人前一套人后一套?我这是给他们坚定心志敲响警钟,这就跟行军打仗一样,未能直捣虎穴擒杀敌酋之前,谁敢言已然必胜?最大的危机便是潜伏在疏忽大意之下,往往因为一时之松懈而导致大好局面功亏一篑。”

程咬金想了想,还真是这个道理……

看向房俊的目光满是欣赏,说道:“手底下的人要时刻保持警惕,不能阴沟翻船丧失了大好局面,但是咱们身为统帅却要有着洞悉战局的目光,对于形势要尽在掌握……很好,以前某认为你带兵获胜不过是走了大运,现在看来,却也非一无是处。”

能够让这个老妖精说出赞同之语可不容易,房俊一脸得意:“那是,咱可是要成为水师学堂大祭酒的男人,岂能不知兵法战策?”

说起水师学堂,程咬金略一迟疑,低声道:“最近切莫搞风搞雨多生是非,便一心一意的去筹建你的学堂吧,免得被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牵扯在内。”

房俊心里一跳。

“您是说……义仓这件事?”

程咬金在他面前倒是无所不谈,亦不避讳什么,点头道:“你同世家门阀的关系很差,故而没有什么消息传到你的耳中也是正常,据某所知,关中有多处义仓出了差错,而且这件事情牵扯进去的世家门阀不知凡几……”

房俊愕然:“难不成义仓中的粮食都没这些蠹虫给贪墨了?”

怪不得那韦义方迟迟不肯开仓放粮,原来是没粮食可放了……

程咬金摇摇头:“这倒不至于,世家子弟固然目无法纪,但是各个心高气傲,不会去贪墨义仓的粮食。不过贪墨虽然不至于,但是倒卖一手赚取钱财之后再原数补齐……这却是极有可能的。”

房俊无语。

这其中又有何分别呢?

无非是仗着世家门阀的势力侵犯国家利益罢了……

程咬金意犹未尽,拍了拍房俊的肩膀,语重心长道:“而且这件事可不简简单单是倒卖粮食那么简单,非但是韦家,这件事的发起者是王家都,而且关中、河东等地义仓无数,单单凭借这两家是不可能摆得平的,所以,其背后定然还有来头更大的人……”

比韦家、王家来头更大?

房俊心里咯噔一下,瞅了程咬金一眼,后者缓缓点头:“心里有数就好,这件事即便被陛下查知,也只会压下去。”

房俊会意。

能够指使王家的大人物,除了那位殿下也就没有旁人了。

陛下固然对其爱护甚重,但是牵扯到这么多的义仓、这么多的世家门阀,当真可以压得下去么?尤为重要的是既然有这等世家门阀牵扯进去,那么所涉及的粮食数目必然不少,这么多的粮食究竟流向何处……

恐怕此刻李二陛下早已怒不可遏、烦心不已吧?

表面看倒卖的是粮食,但是实际上谁又说得准是不是又跟争储扯上关系?

房俊并不知道这些粮食已然跟通敌叛国画上等号,只是在心里颇有些幸灾乐祸——儿子本事太大,总是会给老子惹事呀……


上一章    ←  章节列表  →    下一章
温馨提示:本站小说源自于互联网,您可以网上搜索【天唐锦绣】前往源网站进行阅读。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