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馨提示:本站小说源自于互联网,您可以网上搜索【鎏心】前往源网站进行阅读。

第40章 要见他做什么?

上一章    ←  章节列表  →    下一章

想到这里,左明崇唇角浮起一丝笑意,不过在他想到儿子时,那抹笑意转瞬即逝。

轩儿是他唯一的儿子,可是这辈子他们父子却是缘浅情淡。

左明崇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:轩儿,希望下辈子咱们爷俩能缘深情浓,就像别人家的父子一样。

腹部又传来一阵绞痛,左明崇有气无力的呻吟了几声,闭着眼面如死灰,好半天他才缓了过来。

还有欣然,曾经刻骨铭心的初恋情人,左明崇眼前浮现出欣然清丽的笑颜,他不禁在心中喃喃:欣然,你有深爱你的丈夫,以后一定会过上幸福生活的……

这时一个约摸五十多岁的男子,端着一碗汤药走了进来:“老爷,温度刚好,您赶紧喝了。”

左明崇挣扎着想伸出瘦骨嶙峋的手,男子连忙把碗递到他的嘴边:“老爷,我拿着您喝。”

“也好,我这手愈发没劲了。”左明崇就着男子的手,低头喝起了药。

男子鼻子一酸,忙把头扭到一边去了,老爷的病一天比一天严重,这些汤药喝下去也不过是得个心里安慰罢了。

还好,老爷总算想通了要见少爷,少爷也愿意来见老爷,算是老爷的病确诊以来最好的消息了。

他就说少爷是个心地善良的孩子,在太太葬礼上说的话不会当真的,否则怎会找那李寻来查老爷呢,也亏了那李寻找到这里,老爷才知道少爷一直在找他。

隔了几天,老爷总算答应他打电话通知少爷,否则少爷恐怕就见不到老爷最后一面了。

左明崇喝完药,胃里一阵翻腾,火烧火燎地痛。

他眉头皱起,往前欠身,床头边的男子一见忙抄起手边的盆子放到左明崇面前,左明崇把刚喝进去的汤药几乎又全吐了出来。

吐在盆里的液体,颜色却是有红有黑,黑的是汤药,红的是血。

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,但此刻阿福原本就布满忧色的脸又更加暗沉了下去。

老爷的情况已经很糟糕了,千万要撑到少爷过来啊。

他先前觉得这两天老爷好像比前几日要好些了,现在看来怕是回光返照。

此刻,照顾了老爷多年的阿福心中一片悲凉,忍不住在心里连连祈祷少爷快些过来。

刚上飞机,系好安全带的左鎏轩突然鼻子发痒,他抬手捂住鼻子,打了个喷嚏。

好说歹说老大才同意他跟来的黎向其,扭头问旁边座位上左鎏轩:“老大,你感冒了?”

左鎏轩摇了摇头说没有,抬手揉了揉鼻子,然后默默拿出眼罩戴上。

自决定去见左明崇之后,他一直在连轴转,忙着处理工作上的事,几乎没怎么休息。

等工作上的事处理的差不多了,他又发现自己处在极度亢奋中,脑子里翻来覆去的想家里以前发生的事,所以根本无法成眠。

两天时间估计只睡了两三小时,这会儿倒是倦意来了,所以想趁此机会补个觉。

黎向其自然也知道老大的状态,便不再说话,让老大好生休息。

飞机冲上云霄,往目的地飞去。

暮色四合的时候,左鎏轩和黎向其终于到了农庄所在的村口。

左鎏轩先下了出租车,黎向其付钱稍晚了一步下来。

离下车的地方稍远处有棵大树,树下站着一个人。

虽然看得不是很分明,但那熟悉的身形,左鎏轩一下就笃定那人是福叔。

阿福是趁着左明崇睡着了的间隙,赶紧到村口来等待少爷的。

此刻他一方面挂念着家中的老爷,一方面期盼着即将到来的少爷,正心神不宁地在榕树下原地打转。

“福叔,我来了!”左鎏轩挥着手往树下的人奔去。

跟在他身后的黎向其愣怔了一下,他还从没见过老大这样如同孩子般的跑法,感觉像乳燕投林似的。

对左鎏轩来说,福叔就像是他的亲叔叔,小时候有什么话,或者有什么事,他不跟左明崇说,却愿意跟福叔说,跟福叔的感情特别好。

这会儿见到了好些年没见的人,自然是真情流露,欢喜无限地冲到了福叔面前,一把拥住了福叔。

“少爷…”被左鎏轩抱住的福叔,开心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两人好一会才从激动中平静下来。

福叔上下打量了一番左鎏轩,便急切道:“少爷,老爷可能快醒了,我们赶紧回去吧。”

左鎏轩的脸色一下就黑了,感情左明崇在家里睡觉都不愿意来迎一下他这个远道而来的儿子?

一点都不念父子情,亏得他还做了那么久的思想斗争,违背自己本心,奔波千里来这里见面!

和出租车司机道了别,挥手送出租车调头离开后,黎向其赶了过来。

正好听到福叔说要回去,立马跳出来赞成:“对啊,老大赶紧的,别让左叔叔等久了。”

一副自来熟的架势。

左鎏轩压抑住心里的不满,控制住想转身离开的冲动,给福叔介绍了黎向其。

福叔听说黎向其跟少爷是好友,又在少爷身边帮忙,对黎向其的态度自然热情,两人相见甚欢。

福叔非要接过黎向其手中的行李,黎向其自然不敢劳烦老人家,两人争执间,左鎏轩已经率先往前走去。

不是他要走,实在是心中的气不顺,推着他走。

他倒要去会会左明崇,问问看要见他做什么!

若不是现在夜色上来,追上来的福叔一定能发现少爷脸上那盖都盖不住的怒气。

黎向其争赢了行李,嘿嘿笑着也撵了上来。

看着走在身侧的少爷,这段时间一直被糟心事围绕的福叔,难得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
他就说嘛,少爷怎么会记恨老爷,以前那些话,也不过是气话罢了。

想到老爷,福叔脸上的笑容立刻又消失了。

因为是福叔,左鎏轩很快调整了心态,伸手搀住了福叔:“福叔,您的身体还好吧?”

“我的身体还好,只是老爷,他的身体…”

福叔的话还没说完,左鎏轩就打断了他:“福叔,这些年你们一直在这里?”

“对,我和老爷一直在这里,老爷病了…”福叔正要把话题转到老爷身上去,左鎏轩再次出声,抢在他前面转了话题:“福叔,这些年你为什么都不给我传个信什么的?”


上一章    ←  章节列表  →    下一章
温馨提示:本站小说源自于互联网,您可以网上搜索【鎏心】前往源网站进行阅读。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