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馨提示:本站小说源自于互联网,您可以网上搜索【穿成短命女配之后】前往源网站进行阅读。

第十章 古婆子

上一章    ←  章节列表  →    下一章

对原主的怨不只是这个家,还有许家大房和老两口。自从原主卖了地以后,许兰因就再也没进过大房的门。

许兰因不会跟孩子一般计较,似笑非笑道,“我也没想去吃你家的肉。”

“哼,你想也想不到。”许愿一昂头,傲娇的像打鸣的公鸡。

两兄弟出来,许兰舟抱起许愿,同许兰亭一起出了门,花子也屁颠颠跟着他们走了。

许兰因本来想烙红薯饼,再单给许兰舟蒸个野鸡蛋。他们走了,也就没动。之前,只要两兄弟被大房请去吃饭,都会先端一碗好吃的回来给秦氏。当然,肯定没有原主的份儿。

果不其然,两刻多钟后,许兰舟端了大半碗丸子汤和一个杂面馒头回来。他看着秦氏吃完后,又拿着碗出了门。

许兰舟走后,秦氏在屋里叫许兰因,她剩了半个杂面馒头,说道,“娘吃不完,这半个馒头你吃了吧。”又道,“你也不要生气,实在是你之前做的事太气人了。”

许兰因点头,就原主做的事,若搁别人家会被打得半死甚至直接打死。她热了晌午剩的一碗玉米粥,就着半个馒头吃了。

饭后她又去跟秦氏商量,“娘,明天我去野峰岭多采些草药,后天拿去卖。我知道我闯了天大的祸,让家里日子不好过,还让弟弟辍了学。我会想法子多挣钱,把我败了的再买回来。”

野峰岭是燕麦群山中最高最大的一座山峰,去那里要往西走近三刻钟,那里草药要多些。小枣村背后的山不高,树多柴多人多,草药却没有多少。许兰因想赶紧去一趟县城,看有什么机遇改善家里的生活状况,也改善一下自己的窘境,还有就是把那点子嫁妆卖了或当了。

秦氏看看稚气未全消的闺女,眼神似乎比以往沉静了许多。之前母女两人的感情极深厚,就是在四年前,她觉得古望辰已经十五岁了,可以自己抄书或是替人写信挣些钱,除了必须给的,有些钱自家不应该再出,又说了些她对古望辰的怀疑。闺女不高兴了,又哭又闹,任她如何讲道理都不听,自此后两人的关系也就没有之前亲热了……

现在,傻闺女怎么突然想通了?

秦氏道,“野峰岭人少,你去要带着花子,不要上山,也不要进得太深。只要你想通了,不再去花冤枉钱,一家人力往一处使,日子总能慢慢好起来。”

许兰因点点头。这么多年来,母女两人第一次心平气和地谈话。

本来她还想说跟古望辰退亲的事,但想着不能太冒然,变化不能太快,得找个合适的借口才行。

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,许兰因就起床了。

她打开一扇炕柜门,拿出一个盖了盖子的小瓦罐。打开盖子,看到里的药粉已经不多了,省着用不能只能用个十几次。

药粉是之前许庆岩拿回家的。他嘱咐过家里人,这种药粉能趋避野物虫蛇,极是珍贵稀少,一定要省着用,还不许他们说出去,包括大房。原主也宝贝得紧,只有到人烟稀少的山里才会用。

许兰因抓了一小把放入碗里,再用水调开,撒在要穿进山的衣裤上、鞋子上。

秦氏和小正太还在睡觉,她和许兰舟吃完早饭,就揣了三根烤红薯带着花子去野峰岭。

花子似乎知道主人要去哪里,撒着欢地在前面跑着。

他们向北走了一段路来到村后的小路上,就看到一个年近四十的中年妇人站在一棵树下看她。

那妇人穿着灰色衣裙,戴着根银簪,高颧骨吊眼稍,正是古望辰的母亲苗氏,原主叫她古大娘。自从儿子中了秀才,这婆子比之前干净利索多了,穿戴也好了许多。

许兰因印象中的古望辰长得清俊秀雅,长身玉立,一点不像他老母,大概是像他爹,或是隔代遗传,据说古家的太祖父曾经中过秀才。原主只要一看见俊俏的未婚夫,小心肝就“扑棱扑棱”乱跳,觉得他一言一行都美好的无可挑剔。

许兰因对古婆子没有一点好感。她这个时候站在这里等自己,一定没有好事。

她本想绕开古婆子,古婆子却先招呼她了,“因儿,又去野峰岭采草药啊?”

古婆子知道许兰因走这条路就是去野峰岭,她巴不得那丫头天天去那里,才能多卖钱。她这几天天天都在这里等,不知为何这丫头今天才去。

一旦古婆子叫原主“因儿”,笑得像个包子,就是想要东西。若不想要东西,则会叫她“因丫头”,态度也特别傲慢。

许兰因立即警惕起来,站下硬梆梆问道,“叫我有什么事?”

古婆子愣了愣。这丫头今天反常,若平时看到自己,脚翻后脑勺跑来不说,笑得连腰都挺不直。

古婆子还是有些埋怨儿子心太软,当初只让这个傻丫头卖了六亩地,该八亩地都卖了才好。可儿子说,不能不给他们留活路,但凡人没有活路了,就容易生事。

儿子把钱都带走了,她这几天嘴淡,想吃肉没钱买。可儿子走之前又千叮咛万嘱咐,不许让她再管傻丫头要肉,把有些话传出去即可,最好再让那丫头给她找几个鸭梨吃。

儿子没细说,在古婆子想来,应该是儿子想要一个吉兆,就是他们两人能顺利分梨(离)。自己儿子出息了,那傻丫头怎么配得上,古婆子巴不得他们早些分开。

许里正家的梨子刚刚熟了,价钱比肉还贵。她就赶紧来找傻丫头,不管傻丫头用什么法子,都要给自己找几个梨来吃。

古婆子走到许兰因面前笑道,“因儿啊,望辰去省城有近十天了,家里的钱都给他带了去,这些天我嗓子干,还流了一次鼻血。哎哟,难受,想吃梨。”说完,还难受地捶了捶胸口,皱了皱老脸。

这是管她要钱买梨吃?许兰因气不打一处来,自己和家人连饭都吃不起,弟弟那么小就进山伐木,钱都给他们了,居然还好意思来要钱买梨。


上一章    ←  章节列表  →    下一章
温馨提示:本站小说源自于互联网,您可以网上搜索【穿成短命女配之后】前往源网站进行阅读。
推荐阅读